• 19837阅读
  • 118回复

习禅录影——网上电子书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蓝色爱
只看该作者 112 发表于: 2012-03-02
师云:像这个打七,还好办,都是知识分子,头脑都很清楚。有些人来,他这个头脑本身脑神经就有问题,那些人糊里糊涂的,再加上有些没有知识的、迷信的、搞宗教的、那你要注意。他一动,碰到境界,配合那个迷信观念、幻境、错觉一来,就入魔境。文的还好,武起来实在没办法,真还要沈教官这样一两个会武功的护法,武起来就擒拿,把他拿住了,不然就把他吊起来,硬是把他吊起来,真正发了大神经就吊起来,把双手双脚给他吊起来。悬空挂起来转,转得他头昏。转昏头了让他去。
  告诉你,这是治精神病的妙法。发疯的人啊,现在是送精神病院。中国以前不是叫精神病,叫做痰迷心窍,一口痰堵住心窍,灵光堵住,实际上也是脑神经一个地方有问题。最好的办法使他呕吐了就会清醒。所以以前疯子拿大便来灌他,大便一喝下去会呕吐。但是你拿不住他呀!他也不会乖乖地让你灌。
  我在四川参学的时候,听说有个神庙灵得很,疯子到那里就好了。有一次,看到有个疯子,家里一大堆人把他架到这个庙里。疯子力气大得很啊!有一个神童,是神要在他身上附身的。疯子来了以后,就请出这个神童来。神童就靠着佛案,拿张凳子坐着。
  这个神童呀!第一下同王XX一样抖起来了,完全同他一样地抖,抖抖抖,打起神拳来了。接着这个神童就下来了,个子比疯子还小。本来这个疯子,三、四个壮丁都架他不住,神童下来以后,这么一抓,疯子的两手就给他拿住了,拿绳子一捆;再把他这个脚鸭子浮水,两手两脚就吊起来了。那个大殿上有个梁柱,这个神童把绳子一甩,就甩过了梁柱,(这平常人不容易做到的。)这一抽,就把疯子悬空吊起来,不管他三七二十一,就给他转呀转呀转圈子,转得很快,转得很紧,绳子转了几十圈以后,呼!一下,他放手了。绳子那么转了倒回来,呜!一倒转来,把这疯子转晕了。啊……就吐。咦!我说这真是菩萨,这真灵。对!人这样悬空一吊,再转晕了,只有呕吐。生理上天然的,只有呕吐。所以他药也不要吃,咒也不要画,就把他治好了。
  所以打七不能随便搞,我经常叫你们要带药,有时候强心针啊!外伤药啊!都要准备好。现在我不怕,我们这一堂人都是老油条,自己都晓得招呼自己啦。
  以前在大陆上搞打七的时候,那真是害怕,有些人硬是这样,有一个人脸都歪,都发乌了。问他,会讲话,他说看到一个人,一个魔王,好凶恶啊!移山倒海来压他。唉!你有什么办法,有什么救星啊?那是一个老太太,六十几岁,人已经蛮苍老的,没有什么知识的,她硬要蹦来参加,你有什么办法。俩夫妻,这个丈夫也在旁边,尽管是打七,死了人,虽不是我们害她的,但是这一来招牌就打不起了。没有人敢干的啊!那不行,当下我就左手百会穴一按,右手一个耳光对她甩过去了。
  讲学理,就是神经振动它,于是按着这个百会穴,我神气一凝,用手心一贯,才把她这个一抬,她对我还有点信仰心,叫她把眼睛睁开来了,她着在那个魔境上,眼睛一睁开,就没有问题了。所以我叫韩居士眼睛睁开,眼睛一睁开就没有问题了。同外面光线一接触,这个阳气就可进入了。等于窗子打开,房子里阳光透入了,再给她一神经一振动,就是刺激她,刺激神经振动,才把这个魔境去掉。马上把她这个人擘正了,脸色摆好,我叫她起来,我说不要打七,回家去。
  这种事情真麻烦,各种千奇百怪的,想都想不到的。各人的业力不同,每个人同样一个身体,但是不同的生理、心理、习惯、环境、思想等影响他。在打坐即将入定的时候,动与静之间,身心会起变化的,配合了他心理不正常的幻觉与错觉,或者再加上内脏有病,内部已经有病,平常没有病,他不晓得自己内在有病,碰到就爆发了,爆发就有各种各样的现象。那么你还要医学的知识,各种知识配合起来才行,当然你还要晓得画符念咒啦。所以这个事情不好搞的。你们天天想要弘扬佛法,弘扬佛法,可不要乱搞,看到小孩,这个也要他学佛,那可不是乱搞的,你只要碰到一回你没办法的时候就惨了。我告诉你,我是背多大的危险,多在的责任,心里头还是战兢兢的。
  现在这一堂人,这一回我不怕,所以我没有什么准备,连香板都不想拿,一方面不是想打七,另一方面这一批人啊!现在打七也打不死了!(注:打死妄念也)。你香板一拿他就晓得你下面是“吧”一声,接着话来了,那一句下文是什么他都懂了嘛!他就是这个没办法,打七最好是像他(指一人)这样的,这回打七他倒会得到利益,他是一张白纸,他不懂佛不佛,禅不禅!两三香板就把他拍出来了,那倒有办法。老油条像小和尚,他打一百个七没法子,他都知道。你讲公案他不听,你讲教理,他不需要,他也会念经,打坐他比大家都坐得好,那就毫无办法。
  丛林下,禅堂连着四十九个七打下去,那又怎么?吃包子。以前听到哪个禅堂里打七,和尚都来挂褡了,参加打七。打七三餐饭吃,还有两顿点心拚命吃,吃得大家都不要命,吃十方的,吃下去了以后,坐在那里下面放屁,上面打嗝。那个禅堂空气又不流通,那真是臭得一塌糊涂。这些都是真的啊!我都参加过。一般禅和都是贪吃来的,那些,你以为真参话头,那才见鬼咧。坐在那里又会睡觉,不是内行的监香还看不出来呢!这样坐在那里要怎么睡呢?你们外行,打起坐这样睡着,就看出来了,那些个老禅和睡觉还让你看不出来,把肩膀端起来,下颚一靠,两个肩膀把脑袋架住了,就这样一靠,嘿!就在那里睡觉。你看他端容正坐以为他在参哪!实际上在大昏沉。
  你说主七还是容易的事情呀?嗯!他们搞些什么花样,都得知道。尤其是和尚中间,来自十面八方的人,知识高的有,知识矮的也有。“宁带一万个兵,不带一百个僧。”和尚难带。兵可以用命令行事,和尚是自由的,这个事情难呢,讲起来他还是满口禅,都有道理,可是名堂多极了。这个花样同牢里头犯人一样,聪明样样都有。
  我样现在处处靠机械呀!别的智慧愈来愈低了,身体也愈来愈懒了。打坐!用功是不大得力的,因为大家定力不够啦,受自然界的影响。像这个时候,禅堂阳光又太强。太强的阳光下,定力不够的人谈修持都差劲一点,这都是定力的关系,所以都是受天然的影响。
  
我常随顺诸众生,尽于未来一切劫,恒修普贤广大行,圆满无上大菩提。
平平淡淡做人,老老实实修行
离线蓝色爱
只看该作者 113 发表于: 2012-03-02
各人自己用功,把这个时间提前了,抽出来先讨论问题。今天我们这个检讨也差不多了。应该说的修持要领,这一次的聚会大体上都讲得差不多了,只是希望大家能够都记得,慢慢去研究。这五六天以来,我所讲的东西,这个里头还有值得研究的,等于把我当一个古董,把一个古人所讲的这些来研究。研究以后,自己会发现东西的,有许多问题我没有指出关键所在,大家自己去探讨。今天下午,我们变个方式,就是每一个人修持上见地上还有什么疑处,有搞不清楚的地方,那么乘这个时候问问。不过我希望大家说话要精要简单,罗唆废话不要说了,废话连篇的没有用。在说之前,自己先组织整理一下。那么还是由法师开始好了,你稍稍整理一下,我希望不要空话太多了。
  ××法师:以往打坐都是想办法求定,就用观空的方法,其实这个空也用心观吗?  师云:哦:××法师:当体即空,放下就是。所以我那天拜佛有个感想,拜得身心疲乏得不得了,那时候一上坐,歇下就是,放下就是。
  师云:歇即菩提。——当心,只恐不是菩提。
  ××法师:这是我今天所得,这次打禅七所得,我感谢老师和各位。师云:回去希望照我这个方法,多多拜佛,不过饮食还是要调整好,不要把色身搞坏了,色身坏了,没得佛可学啊色身要调整好。上山哪,就偷懒了,唉算了,懒得吃了。色身搞坏了,你道没有成,怎么办呢?没有工具修了。所以要注意,先要爱护自己,否则也是犯菩萨戒的,把自己搞伤残了就是犯菩萨戒了,要注意哦意×法师:同时,我还有一件事,就是我这次看到黄老居士,闭关才只有一两年的时间,就有这个成就,他的功夫我很佩服。就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年人,他的功夫能够有这种成就,真是不得了,难能可贵。像我这个三十几岁的人,不说我身体好吗,也并不算坏,打坐用功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他这个成就,所以和他比起来真是感到惭愧。在家没有尽到人子之道,称为不孝;对国家也没尽上点义务,这是不忠;现在我出家了,是为了什么呢?就为了修道。所以今天看到黄老居士这种情形,我感觉我不够,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,对不起朋友,对不起父母。所以我自己体会到,我自己深深体会到,过去我没有好好用功,我想了,从今以后我想我一定会用功修行,我宁可拿了我的身子死掉我都不在乎。过去我还固执呢,我还认为自己这样对,我还看我有所修,我能有所成,我抱着这个心,我从今以后要忘我忘身忘心去修。
  师云:对好啊法师,你了不起完全对只是前途尚有十八滩,我也不敢说你必然如何。我前几天已经有两句话要你参:“只恐不是玉,是玉也大奇。”所以不多说了。鲁居士:昨夜这一觉之后就发暖,就去上座,愈坐愈舒服,脑筋里头不听到外面什么事情,嘴里很舒服,吃了一碗稀饭,吃过之后,人迷迷糊糊,正想睡觉,一躺下就睡着了,一直睡到十一点,醒来后精神好了,不错,所以第三堂再坐,到了第三堂哪,坐下来之后,心中没有何所知何所爱,就是那个样子的。这与佛法毫无关系……我睡得好熟,吃过午饭,坐了一堂,好舒服喔!但是坐坐又跑去睡了,一躺下来就睡着了,感到才睡一会儿,起来已是吃晚饭的时候了。这与佛法毫无关系,这也是缘哪,我从来没有那个样子睡,就是我在夜里也没有那个样子睡,身体就和反的一样的,哎呀不愿意说话了,我说睡,这一睡就全然不知道了,自己也不知道我在睡觉了,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,没有什么,我说与佛法毫无关系,完了。
  师云:你这个人,所以叫你鲁和尚,你真是个鲁和尚,鲁莽和尚,这么大年纪还是如此,该打三百板屁股,看你年纪大了,借放在一边,说来说去,这怎么同佛法没有关系呢?怎么这么没有智慧呢?乱定一气,怎么不是佛法?就是定定定呀。气脉剥极则复,有软的一下,软了以后你尽管去睡,讲过好几次。一句话都不跟我记到,都不听,都浪费了。碰到这种情况,尽管去睡,心境清明尽管睡,这个为什么?你们腿子不熟,假如腿子熟呀这时候,浑然大定嘛,一坐到就定了,灵明自在,就是躺下睡也一样啊你也不去参究,不看经书,不用慧力。这个时候灵明一点,清清明明的,身体是不相干了,四大不相干,这个不相干不是四大有毛病,他四大调和了,平常身体太刚强了,坐在那里不是这里难过就是那里胀痛,不是这里胀痛就是那里不舒服!不管哪一种境相,都是四大没有调和,所以没有得定,这样子四大调和,身心自然软了,软化了以后,灵明自在,这个灵明不昧不是一个定境?怎么同佛法毫无关系?就是这一句话,三百板屁股还打不完。就是这个道理,现在你精神睡够了不是好了吗?你觉得精神一样吗?又不同。又不用慧眼观看,观察清楚同平常不同,虽然精神一样啊,身体的障碍不像以前的障碍了,没有以前的障碍了,身体泰泰然然,心境呢,明明了了,灵明不昧,要把这个看清楚,你懂了没有?鲁居士:是这样子。师云:嗯,是这个样子,要把这个把握好,以后不要变了,是这个样子,以后千万不要变了。下山以后,嘟一会儿又变掉了,忙得一塌糊涂。总得严守戒律,非常重要。这回以后,严守戒律,啊也许身体还要起变化的,可能你那个身体上的痒还要大发而特发,乃至生疮,不要怕,把这个变了以后,无论如何,得寿者相了。啊!要好好修下去,必须要今生成道,立这个志愿,懂了吧严守戒律鲜刘女士:我现在专门是在功夫上头做鬼活计了,这一天的时间,就是感觉到那个复卦的现象。那么人呢我发现这个事情不但要好饮食,而且要好睡眠。师云:对。功夫上是如此。刘女士:你们看我常常溜到房间,我就倒在那儿,我想最多不过两分钟,沉极了,就醒了,醒过来以后,就好像那个定久了以后的那种滋味一样,每一次以后,非常非常的舒服,那是一念不起。那么,我说就是前天晚上那种景象整个恢复过来,倒是这样子坐久了,动久了,不能保持,只有在那个刹那间,片刻时间就完全恢复到那个境界,同时另外呢,自己感觉生意盎然。
  至于说到明点的地方,老师方才也说过了,我这两天在这一方面用功夫。起先是很难很难,连把它假想起来都不容易,后来在不要它的时候,放弃它的时候,不找它的时候,今天早上在坐的时候,突然就不请自来了。那么在这个时候呢?就是说你可以看到,就是这个——就是跟老师说的那个——这一个点上,还不是明点,就在这个所假想的这个点上头,所有生机啊!就是从下半部以下的东西,整个发动,热力,暖气,还有鼓动,就好像这半边呢,整个泡在温水里头一样的。假如你一动念,一乱,就妙极了,立刻就没有了,什么都光光的了,如梦如幻,好像刚才没那么回事似的,立刻走掉了。你再一定下去呢,它就立刻又回来了,这个快到如同电光石火一样,感应这么快。所以我这是把我的经验告诉各位,这真是真的,一点都不假,这是我今天实际的经验。另外一点就是感觉到这个脸好像喝了酒有热气往上冲,所以也感觉是干的,就感觉热得很,每逢清早鸡叫以后,虽然是很舒服很温暖,可是呢,就这么一念就平下去,心安愉泰,好像是暖洋洋的。哦,那种暴躁的不调的气就沉下去了。这就是我这几天的体验。
  师云:那个光的现象也讲一讲,使他们万一碰到这个景象,依我跟你所讨论的,所讲的,互相做参考。刘女士:哦老师是让我假想是明珠也好,假想钻石也好,假想任何一个发光的东西。我头几天想钻石,想不出来;然后我把手上钻戒看一看,还是不出来;想珠子,我把珠子拿来看看,也不出来。什么都不出来,你怎么想它就不出来。后来我就想灯光,也不成;想佛光也不成;想一切的东西,这影像硬是不来,后来我念佛号也不成。就在这个时候,我以为我看到的光,所想到的这个东西,应该有个轮廓才对。但我只有一个概念,没有轮廓,我想找个轮廓找不到,我所谓找不到是找不到轮廓。在这个眼前这个轮廓找不出来,这很难很难,想不到这么难的!那么今天早上,我想既然是找不到,不管它就算了,那么就索性把心空掉,整个不管他。然后我就在这个空到自己可以感觉到非常有把握不动了,然后提起一个念头,我说我现在看看可不可以有什么东西,这个念头一动,立刻一个蜡烛在我眼前。
  师云:蜡烛的光?刘女士:蜡烛的光在那儿摆摆摇移不定,我这时候啊,心里头是清明自在,我忽然想起一句话来了,烛影摇红。我说这好是好在把它颠倒过来了,因为是红摇烛影,红摇烛影这一点也不稀奇。那么想完了这个呢,觉得自己还是一心不乱,非常的高兴,非常的舒服,这个脚的疼啦,麻啦,什么都没有了。正在这个时候,我就想我可不可以换一个旁的东西呢那么一换我就想要钻石,就出来一颗钻石;我说要一颗珍珠,很大的珍珠过来,都在一起。我说这么容易呀正在这一念之差,所有东西去掉了。忽然又有一个亮光,这个亮光发自我不知道那种宝石,像就是那一种浅绿浅蓝色极亮的光,这都是我不认识的宝石。我没有想过这宝石,我也没有要过这宝石,就在这个光一现前的时候,所有的烛影,所有这个蜡烛,跟珍珠钻石,一概都没有了。这个宝光前头,前头这三个一概没有颜色的,有轮廓而没有颜色,那烛影在动,但是没有颜色,至于这个光啊,清清楚楚,颜色在前头,我刚想要抓住它,它就没有了。孙教官:我有两个疑问,想请示老师。第一、白天没有时间,晚上太晚打坐容易昏沉,怎么办?第二、刘女士说到明点,我想起去年打七后,我即观灯作为明点,可引到丹田脐轮处,后念咒观想太费力。每晚拜佛,如心沉下去,则观想很好。再,晚间持咒“唵”字去掉后,正式持咒,或许会上来个光,里面也许现出个佛或观音菩萨,或古装的人,或男鬼或女鬼,并非意念上有,是自然来的。我知道不好,一来就睁开眼,静一静,从头来,就没有了。师云:第一个问题是因为疲劳过度,应等休息够了,或睡够了,再打坐。当然好多人工作都太忙了,这个没办法,只有自行想办法调整。
  对了有件事情老想说,忘记了。但非常重要。好多人,就像我们这一堂好多人,都是一天忙碌下来,晚间睡觉前打一坐,等精神好了,再拚命做事、玩乐,为什么你们功夫不能进步,就是这个原因。真正修持功夫,要能持盈保泰,应在精神好的时候坐,这样精神投资下去,效果才会大。所以必须睡够了再去坐,才能有进步。第二、你准提法修持得蛮有成绩,当然尚未圆满成熟。光点中变来变去,不理它。若是内在自发的,可以用意志去控制它,叫它变过来,就变过来。若是外来的,念我的本尊咒,自然百魔不侵,三界天魔都不怕了。但还是应归纳成一点,慢慢将它确定了,佛相即是佛相,明点即是明点,不要用自己意志去变动它。因变来变去就是心魔,这表示定力不足。这个境应一以定之,随时有进步告诉我!你持咒的情形以前从未告诉我。
  王同学:我有个妄想,姑妄言之,如今日我打坐打神拳(打坐时,身体四肢和头部,自动打拳似地动起来,非一般人为拳术所可模仿,故戏称为神拳)时,如意念专一,不知能否按照自己意愿离地跳起来,或飞起来?师云:如果环境许可,再加以训练,是可以办到的,这是一个科学的证明,证明人类精神可以控制生理活动,要它如何便如何。而且你知道这个道理,在意念上不会被迷住。但是没有那个环境是不行的。到底是魔境,是魔境。金教授:今天比较安静些,什么都放下,上午因坐的时间较长,腿发麻,后来跟沈教官学,不管它,结果自然恢复。可见应该一念专精,什么都放下,反而好了。陆君:这次大家都提到了明点,记得以前我也问过老师,我有时观想,或未观想时,这个明点老是在头上打转,或在身内乱跑,不知应该用什么法子?师云:不是告诉过你们,未见性以前,不该观想明点。你应该先把乖戾之气、浮躁之气、错综复杂的习性先磨平了,一念不生全体现,见到了,参透了,然后才能谈观想修持。同时你只有母子二人相依为命,应该先尽人事,先要结婚生子再谈修道。你所说的观想明点不是不对,必须先参悟,参透了再谈修持,否则皆外道。五祖所谓:“不见本性,修法无益。”这些道理,这几天都早告诉你们了,难道不清楚?沈教官:前天老师叫我打坐时念南无阿弥陀佛,初时不顺口,现已顺口,但后脑处有些难过且作热。另外观想的问题,从前由炼内家拳功夫入手,因为思想不集中,拿夜光表作反光的目标。后来老师叫炼眼睛,点支香,观看它,疲倦时,闭眼,眼前有光,张开眼,又看见了。现在问题是,如此炼看光,是否可以,眼睛是否不应朝下,应提高,对眼睛好?还有打坐后身体发软,当然可能是白天疲劳过度之故,但我是早晨一起身后即打坐,却身上发软及瞌睡,要再睡一觉;有时又觉得打坐后浑身是劲,好像要爆炸一样;又觉得想飞起来,冲出这个房子。当然不是事实,就是有此意念,请老师指示。
  师云:第一、念佛照念下去。第二、至于看光点,炼也可以,不炼也可以,炼了是对眼睛好些,意志也能集中些。但如果你炼光点另配合念佛是可以的,光点定好,意念即定在光点上,身体可以照炼不误,慢慢地会引你走上明心见性的路子。但现在他们所说的一切,你可一概不管,一路孤行可也。炼光点时,眼光放平,不要提高或垂视。第三、身体发软没关系,充其量如韩居士这样,你会那种气功方法,把握住呼吸即可。但你的那种身体发软,还是身上疲劳尚未恢复所致。萧先生:第一、今天精神很好,腿也比过去好,感到又痛苦又舒服,老毛病又来,腰有些痛,气比较壮,可惜快收场了,如再有一周,腿就差不多了。(众笑)第二、观念上逐渐改变了,因为求道成佛的愿力渐大,对许多事情的看法,也随之改变,把这点意见贡献给几位同参。愿力先要有,则气魄、态度、观念都会随之而改变,这是我的感觉。黄老居士:请老师仍然一本初衷,随时多予指示。如果将来有任何成就,绝不辜负师恩。向来做功课,每天早晨都有四皈依:在佛、法、僧之前,第一皈依师。可见对老师始终恭敬。师云:黄老,你诚敬还有话说,就因为太诚敬,所以要还你价值,还你严厉。这个严厉,用之于杭,就是用的这种棒子;用之于文光,骂得很厉害;用之于王××,半开玩笑半骂;用之于鲁居士,痛痛快快地骂一顿;用之于你,一样办法,只能用橡皮棒子,我当然一本初衷,不用你说,否则还叫我。但有时变更一个方式,要你参,就是话头,你就应该参。就如我问袁老师说:“参什么话头?”袁师说:“参我呵从头到脚都是话头。”他如何要这样,其中都是有缘故的,
  要参。当然,不仅一本初衷,而且带上的都是硬棒子,你要准备炼好气功接棒,挨棒,只要能受得了。
我常随顺诸众生,尽于未来一切劫,恒修普贤广大行,圆满无上大菩提。
平平淡淡做人,老老实实修行
离线蓝色爱
只看该作者 114 发表于: 2012-03-02
黄老居士;我知道,打就是爱。师笑曰:这棒子打不进去了チ杨管老:我今天没有什么,今天吃力得很,并非想睡,但是坐在这里,很明白,妄念很少。下午观想明点,我都知道,观想有个明点,方法不同,一个用眼睛,一个用意识来观,不管如何,随时随地可以保持。总觉得有个明点,自己要把“意”摆在这一点上去看。师云:此如龙衔海珠,游鱼不顾。随时随地可以如此,杂念不起。记住这一句,空中有这一点妙有,始终定住,留“意”摆在这一点上,慢慢可以翻过妙有之关,起真作用。
  杨管老:噢噢是的。还有一点,是关于黄老的事,昨天听后,不便表示,后来听见老师的答复,尤其今天听见黄老的话,在此引起我的感想,也可以说我一个人的,也可以说两个人的,因为萧先生也非常记挂这个事,他叫我说,可以分为几段说:第一、由黄老昨天的报告,我感觉到,在打七以后,希望老师和黄老能彻底地谈一谈。我觉得老师对黄老太客气,因为觉得他年岁高,所以对他说法就不像对文光等人的态度。但是今天听老师的话以后,觉得很痛快,尤其黄老的表示,好极了,所以希望老师对他不要像七十三岁,而要像二十三岁一样,什么事老老实实痛痛快快地谈一谈。
  第二、是希望黄老的,我今天说老实话,半年来觉得你不是你,你这个人本来极谦虚。我两次打你的棒,而且很不客气,因为你的说话很自大,不像往日的做法,所以给你棒。好像,你现在才知道圆明居士究竟是何许人也。但过去你知道我买了这本书,你并未研究,你口气中大有这个算不了什么之意。打你棒子后,承你的情,认我是善知识,才拿去看,现在你是完全知道究系何许人也。而且过去你执定一个空,我说有,你不信,现在也了解了。所以这个问题还是所谓鼓不敲不响,过去没有人和你谈,你一个人摸是比较吃力。
  第三、昨天和你谈,去年下半年,因为老师比较忙,来的机会少些,“比较是我一人搞”,可见一个人搞是如何。因为我们不过仅仅入门而已。阁下如果认为你可以到重关,我看恐怕还没有到时候,因为真空妙有现在才了解。更进一步,老师允许可以透关,犹待努力,希望老师和黄老谈话的时候,尽量请黄老自己要拿下来。我说一句话,黄老这半年的确很用功,但是似乎自肯之处太多,觉得你总是对的。我们俩人辩论时,不要以为是你对,但我们俩人都不是真知灼见,否则一下出来了,对即对,非即非,如果考虑就不对了。我们俩人昨天辩论,各人都以为自己对,但是一到老师面前就矮了,你也不会,我也不会。如果各人都坚持自己真对,这就不对了。
  另外,黄老还有一点我要劝你的,假如不相信就算了。你说每日四皈依,既然皈依老师,就完全相信他,把他当作佛,既然上当,当然就该上足了。至少这一年就完全信他的,非要上当不可。这一出关以后,如果真有善知识比他高的,我们再找别的,不能说他保我们一辈子,这不行。但是现在就应该上当,如此作法,无论心理上、生理上、学问上,庶几乎对双方都有益。这个话是对黄老说的,也是对我们大家说的,连我也在内。
  黄老居士:刚才杨先生和肖先生的意思,我非常欢喜,衷心接受。尤其杨先生是我的善知识,而且我学佛也是由杨先生带领的。我向你们两位多多感谢。杨管老:这又离题了。师云:好文光有话说吗?文光:我有。第一件事,我下山后要参通毛病何在,何以不能变化气质。
  第二、做功夫随时随地调整身心非常重要。对我来说,心理、运动、饮食、睡眠是四大要素。随时随地绵绵密密地调整身心非常重要。如果有一个舒服,就可以影响好几天功夫,对我来说,最要紧是维持心理上的平衡,其次饮食,再次睡眠,再次运动。如果一个晚上睡觉好,则必有精化炁的感觉。这个感觉就是督脉到头上的这条路,在睡觉时体会特别舒服的话,第二天早上起来,就会有阳气产生的感觉。如果没有,则可以体会到身体内部是阴的。而且可以借此判断今天的好坏。打七以前,我很小心,没吃任何东西,但是胃非常不好,而且睡得不好,这里的空气也不好,蚊子也太多,又吵,所以睡得不好,一点精化炁的现象都没有。
  第三、老师这两天所说的功夫程序,老师说有重点关键的地方,我自己还未找到,但是希望大家能找出来,因为我也觉得其中确有关键。师云:文光这几年有很多出国机会,如留德奖学金考取了,但都不去。有很多科学论文都在国外发表,国内还看不到。但每次想到要离开我,夜里就哭醒了。他想在这里多跟我学几年,今年因我骂得太厉害了,而且自己有一个转变,预备出去了。留日考试己考取,要出去磨练磨练,不能依赖性太大。他研究这个东西,好像笨得很,但实在笨得可爱,呆呆板板的科学方法。虽说对我如此恭敬,但也会提反面问题,说这样不科学,要磨好久。今天不通,明天再来,非要把它弄通不可。
  他苦得很,大学毕业,研究所毕业,全靠自己,推菜,卖菜赚钱来供给母亲和五个兄弟,父亲又早死,现在还供给几个弟弟读书,一个读大学。他自己读书时,一个月只用十块钱,现在一个月赚一千两百块钱,全部交给母亲,母亲给他一百块钱一个月。但他慷慨得很,还救济别人。他用钱也是科学得很,不该用的,一个钱都不用,该用的,慷慨得很,甚至借债来救济人。营养这么坏,又苦,所以身体坏得很,所受压力很大。又因为他的身世、遭遇、处境,从小就养成内向型,说句不好听的话,处处感觉自卑,不如人。环境、身体给他的影响太大了。他夜里睡在我那里,在梦中,高声地唱歌,什么泰山探险的歌等,这是他的本有之性。但到了白天,又回复到木木讷讷的后天性了。
  但他研究东西,确实得很。一次,他要学看光,一教,他也就会了,他也知道应收回,应如何。他刚才说我这几天所说,关键处很多,他说他自己智慧不够,但希望大家注意。他又说这几天说到炼精化炁,但炼炁化神并未说。他希望大家在这几天所说的当中找问题,勿空谈,找到问题赶紧问。
  因为他相信这几天定慧等持之法虽说完了,似乎都已懂了,可以自修了。但若真离开我,遇到问题,不一定真能解决,到时要经很大困难,到真能体验时,已经遭遇多少次失败了。这是他的婆心,看他冰冷的脸,但心头热。他不似一般宗教徒的迷信看法,完全科学观念,对于眼通认为如开关电流,一截断则不见。他身体如此坏,现在等于换了半个人,还未换完,所以他生理上的感受,反应比任何人都灵敏,来得特别快。他跟我到处走,听了很多,本想把历年所听的,有关哲学的、学术的、修道的等等编成语录,但因身体坏,一时无法编。他说过,将来总有一天会分门别类地编成语录,哪一天说过什么话,他都记得。
  他所提出来的四点:饮食、睡眠、运动、心理,即调身与调心,这是对的。其实这几天他功夫在进步,可是他自己不知道,因为现在这个阶段,正如鲁居士一样,需要睡眠,多休息。但这几天,他又管录音机,又坐在我旁边,大家又对他很恭维的,所以一紧张更受不了。
  萧先生:我有一个问题,他所看到的,水呵!山呵!是幻境,还是实境?师云:非幻境也。这东西很难说,如梦如幻,你说是实吗?实的东西又在哪里?若说幻吗,文光灵灵明明,自己能做主。而且有个前提,他是一个学科学的,头脑不简单,不会轻易上境界的当。且他话里还有一个重点,有一个分别,有一种是他可以做主的,叫它现什么就现什么,这是境;另一种是它自然来,他不能做主的。这里面有两个重点。鲁居士:这第二种是不是天眼通?师云:不是这是眼通的前奏,不过文光他这开关,把握得很牢,他知道应如何,而且他要发眼通,我非常赞成。像文光这种牛嘴的嘴型,口德最好,他即使知道千万人的隐私,都不会说出,就是把他打坏了,最多叫一声哎唷,也不会说。而且在道理上明白,会守语戒,不能说这些事。他可以发,但他不妄发,因为他明白眼通发了,于道体成果上会有妨碍,所以他自己有开关,可以将它关掉。你们可问他开关的巧妙。在这里,还有刚刚一句话非常重要,他在看到一切境界时,可以不理它,境界尽管有,等于闭眼看不见。
  杨管老:电流一截断,这个开关在哪里?文光:这个开关在哪儿,我不知道,这不过是个比喻。打坐时若阳气上来,则电流也源源而来。自然会有作用。
我常随顺诸众生,尽于未来一切劫,恒修普贤广大行,圆满无上大菩提。
平平淡淡做人,老老实实修行
离线蓝色爱
只看该作者 115 发表于: 2012-03-02
师云:任督二脉一通,则脑神经,头脑的脉轮,即密宗所说顶轮,一震通以后,就发了。所以他打坐,督脉到这里,就发了,这是“开”。“关”呢?文光:“关”就是故意使这个境界错乱,我这个方法可能不大好,即故意睡一个坏觉,捣乱它,使这个境象错乱。(众笑)
  师云:下午的时间改成检讨,我似乎感觉这个法会已结束。平日在家不谈佛法,术语都忘了,一切都忘了,非要提起,我才想起来。你们看这忘性有如此之大,现似已无话可说。打七不平常,因还有个佛法在,现在已将结束,似无佛法在,一切又回复平常了。你们有问题可提出讨论,也许可以引发我,其他也没什么可谈的。因为如何参、如何见,见后又如何修,都说完了,其他的都是多余的。至于炼气化神以后怎么办,则向上一路,千圣不传,密不通风,是破末后牢关以后的事,现暂且不谈。杨管老:我现在问一个笨问题,我们打坐、参究,见到“这个”以后应该怎么办?师云:我们这一堂人,即使见到“这个”,也是所见者甚少,只是见到三际托空,本来面目的一个空的境界。如同圆明居士,在嘉陵音那里,见到这个以后,到章嘉处印证。章嘉说:“你这个见到的对,并不是不对,但只是凿破了一个小窗子的洞所看见的天。应该是把这个房子打破,登在高山顶上,所看的天才完整。”于是他回来重新在自己的官邸里——那时他还是世子——闭起门来,自己打七。七七四十九天的“七”,结果突然间他只觉通身流汗,大悟了。于是赶紧再跑去看章嘉,章嘉看到他进门,还未等他开口,手这么一招,就说对了,对了,这回对了。他也就这么回去了。这就是所见者大与所见者小的不同。
  你们这堂人所见者小,都是他力所出,所见都浅,见了这个以后应扩而充之,配合行履,变化气质。不只在静坐上用功,在定住以后,应在行事之间,待人接物之间,看能否忙忙碌碌之中保持这个。苟有不能,必立刻上座,放下,好好保任,待有充分把握时再起用,必须动静一如。检讨自己,过去所有习气有无变化,要高亢的变为谦下,柔弱的变为刚强。调整自己,孜孜为善,孜孜去不善,打成一片,这样才行。如果上座以后,有佛法,保住三际托空,放下腿就丢了,则所见不真,未打成一片,无用。所谓打成一片,即必须动静一如,起心动念行住坐卧,忙乱之间皆能如此才行,这样初步所见是真,才能谈到修为。否则先要把这一面弄清楚,念念无住,念念不住。在待人接物之间,虽有动作,其心空空如也,了无一物,这样才对。好像这次打七之中,很多人都想幌一下,下山后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了,不能打成一片。再加平日忙乱,回来疲倦,两腿一盘,休息一会,这样如何算得用功?未见者必须先见了这个,才能谈修为。一念万年,万年一念,要行住坐卧之间一概不离有为的这个,这一点,定住了,等到气脉完全发动,则身心一片,意生身成就,自由自在的,爱现前即现前,然后变化生理的气质。如《楞严经》云:“脱粘内伏,伏归元真,发本明耀。”彼时不论意生明点,及本身光明,身心配合,内外一片光明,所谓虚室生白,常在光中,般若智慧自然现前。如刘女士昨天所说,只不过尝到一点甜头,还未稳。万物静观皆自得,看一切都慈悲喜舍,看山河大地人我众生皆如梦如幻。下腿走路,皆如水中浮萍,或棉花上走路,实质世界渐渐在你的范围中皆变成真空,必须要如此用功。
  师云:大家可互相讨论,我旁听,理愈穷愈明,也许撞到一机一缘可以大彻大悟。不可高傲,也不必自卑,得中和之道,大家都是良师益友,都可互相讨论,改进自己。王同学:如果万物皆自清净圆明中突生无明,再生万物,其过程如何形成?时空又如何转出,请老师在大关键上说说。师云:这个问题,如修行到重关者尚未明白,必须详讲。在你,不必讲,恐仍意识思维。在《华严经》及我的《楞严大义今释》中都有一点影子,你老老实实去看,想偷巧不行。诸位都未好好地研究,你们应将其中修持的方法,配合见地功夫,整个串连起来,扩而充之地去研究。韩居士:昨天看到黄老居士打坐一个多小时,手酸了,三昧印即松开,放在膝盖头上,这样似乎不大对,不应该如此的。师笑云:善哉善哉善男人,善女人你这番用心是好的,三昧印当然好,但两手松开放两膝上也是一种手印。看在什么时候用,你是大居士、老居士,如何佛法经论如此浅昧。你知道不知道呢?韩居士:不知道。师云:以打坐姿态而言,单跏趺、双跏趺共九十六种打坐姿势,各有妙用,与三昧印一样的,得定不得定不在结三昧印与否。当然结三昧印有其道理,且与气脉很有关系。但诸佛菩萨境界之差别,有各种手印与坐法,其中妙用无穷,到某一种定境,生理上自然会告诉你需要结何种定印,气机才会归元,到时自会采取某种定印和坐法的。韩居士:这些我都不知道,说黄老居士说错了,罪过,罪过过师笑云:这也没有什么罪过,不知者不罪,而且你是一番善意。(良久——)师云:学般若人如冰棱上走,剑刃上行,一有不当,丧身失命。普通人因果还慢些,学了佛,知法犯法,罪过更太。很多学佛的,无论出家在家易生一个流弊,一学了佛,即“天上天下,唯我独尊。”可尊者是佛,并非是你,自己傲慢得很,还不愿向人请教,怎么得了?故学佛家的人,也有很多流于狂妄,必须特别自己检点。师继又厉声说:注意呵学儒家的易流于迂执;学道家的易流于诡秘。这是三个流弊,必须要见其正而知其弊。并且要知道,凡是宗教徒最易傲慢、偏执。欲救儒家之迂执,即要佛家、道家。欲救道家之诡秘,即要佛家、儒家。救佛家的空疏狂妄,又要儒家、道家了。所以对这三家,我们要知其正面,也要知其反面。周老居士:正如《楞严经》上所说,由戒生定,由定发慧。的确,
  戒有多少种的戒!定也有多少种的定,到由定再发慧,真正的慧也即是所谓悟境,也有大慧小慧,大悟小悟,以及大般若智慧等不同。以个人数十年的体验,更加深了解,这个戒定慧三者的确是连着的。师云:周老居士真是难得,他大大小小的善事不知做了好多。你们只知道打坐、修证呀,什么的,你们不知道,这就是行履,行履到了,一样可以到。所以我说,不要担心周居士,他会到的。我这个不是故意安慰他的,此所谓菩萨行径就是功德,舍己为人的功德,戒定慧皆在其中矣无论大事、小事,他都会做的,他这是菩萨的一面,行履的一面,是值得效法的。说不好听的话,你们看他做事婆婆妈妈的,但是翻过来一看,乃是菩萨的行径。我们这满堂人,包括我自己在内,没有一个在这方面如他这样婆婆妈妈,大慈大悲的,从妇人之仁开始。但是周老居士心识田中,有一个最大的障碍,必须他自己有一天真诚检点出来,痛加忏悔去才对。什么障碍呢?自己参去翰师云:道家叫人要经常咽津液,咽津液则自然纳气,气跟着津液一直送到胃再到丹田。尤其学道的人,应经常嚼津液,咽津纳气。津液者,其成分极其复杂,各种各样的妙用多得很。但怎样才知道津液是化了气了呢?很少人提到这个问题。当气由督脉上升到达头顶,慢慢到舌头牙齿缝,甜甜的津液(不是白糖的甜,而是自然的甜味),源源而来。不要经常咽,等满口时,舌头翘起,不要像喝茶般地粗咽;要轻轻地、慢慢细细地咽,送下胃,自然气下沉,自然到达丹田。女人则沉到胃(中宫)为止。神凝气住,此即化了。津液变甜了,佛法谓之甘露,甘露未来即气未化,这是说的咽津纳气。试看满堂人打坐,还有修行很久的人,几人有这种清凉而带甜的口水?太少了,年轻人容易,咕噜咕噜的,但甜的还没有来,气未化,老年人则口里干干燥燥的。咽津纳气,久而久之,皮肤及全身都是另一番滋润了,有如温玉。咽津纳气如蒸馏水,是化学作用。精化气,气化神,乃至神还虚都是化学作用。炼精即身上后天之精变成先天之精;炼气即是由转河车,在此轨道上再蒸馏一番即是。何谓蒸馏?中学的化学课本上都有,水蒸馏后,最干净的蒸到锅盖上,由顶上一滴一滴地滴下来,于干净净的,一点杂质都没有。故炼精化气,即是将此后天之精蒸馏、提炼,化了,变成甜的津液下来,才是化了气。然后此津液配合上各种荷尔蒙,在身中若再经过一段时间“定”的酝酿,依天然规律,气脉会再起变化,此类精气所化的津液再变而为“神”,即光明。从科学知识,吾人知道,宇宙中时间空间有尽,光是无尽的,光也是遍满虚空净法界。再进一步,夜是黑光,昼是白光,超出地球外,与其他星球之间的光,又非现在所见的光。现在看到的光只是太阳反射的光波,经过虚空中许多尘垢物质后所看到的光,不是光本身的体相。
  
  
我常随顺诸众生,尽于未来一切劫,恒修普贤广大行,圆满无上大菩提。
平平淡淡做人,老老实实修行
离线蓝色爱
只看该作者 116 发表于: 2012-03-02
注意女性不同,只是身体上初步功夫的不同,明心见性上都是一样。第二、赤龙斩掉后,自己各部象征恢复到中年乃至少女一样,最后神凝气住到中宫,即胃与脐的中间。且观察小女孩,坐时身体与小男孩一样,形相不同而已,都是端坐的,中年人无论胖子瘦子,中宫都弯了,必待精化炁,充沛了,自然而然与男女孩一样。小孩虽不打坐,任督二脉都是通的。对了!像现在端容正坐,虽是勉强的,但将来自然会做到内在的充沛。大家可以检讨一下自己,都是口干,难得有一口津液,更谈不到经常是甜的津液。真正精化气,昼夜口里经常都是甜甜的津液,肚子里也经常空空的,吃了五六碗饭,一会儿津液咕噜咕噜的,肚子又空了。年轻人都没有好好用功,不能明心见性。如王性,牛一样的身体,如果真正明心见性,一得道,一定,只要几天就不得了。看他,前几天好重的感冒,昨天神气稍微转一下,今天咕噜咕噜的口水都来不及咽!老年人呢?干枯,什么都没有,只有喝茶当口水。若是能真正咽津纳气,甜津满口,自然气住神凝,气质变化,身心内外一定安详。现在明明白白地将征候效验指出来告诉你了。刘女士请你报告你的情形,让大家作个参考。
  刘女士:昨天下午坐在这里就感到有些不同,生理上即有些变化。从前谈《易经》不了解,现在至少知道六十四卦之一的复卦,是什么意义了。我问老师,这情形如变化怎么办?因已有些生理变化,但无一点欲念,纯生理变化;老师都告诉我,我也记下了。晚上跟文光在我房里,听文光报告他一切情形,对我有好处也有坏处。晚上散会后,十几个人要我看手相,事后,精疲力尽。回到房中可吓坏了,因文光说到鬼,我向来不敢一个人睡。心想哪位小老弟陪我或到大殿上睡,都不大好,只好念念咒,此时看功夫,乃躺下去,还害怕。再念佛,还不行,于是起来打坐。刚刚上坐,觉一股阳气从下发动,当时将念头一起空掉,结果整个腹内的气如云出岫一般向上冒,向上冲。周身自小腹起,都发热,心跳得很厉害,右肺尖很痛,胸口两边肋骨如刀插的一般(因右肺尖曾得过两次肺炎),气向上冲。从前也曾有热气在此向上走,最多慢慢到此处,但这次不容多想,快速地再向上冲。第一感觉舌尖发烫,嘴唇即如小针刺,小刷子扎过一般地发麻,舌头发麻,有一点痛,发热,鼻子这边无感觉。突然到这儿(手势),痛了两下,很快地过去。我以为它要从这里,结果却从这儿(皆手势,不知究何所指)过来,如一东西抓住一样,即感到口水下来,用老师所说将舌头卷起咽口水,这一咽,这股气呼地一下收回来,到胃肚脐中间这一部,停在这儿不动,似乎一点事也没有了,人很安宁,想起个杂念也提不起,什么鬼不鬼的根本无所谓。此时,忽然再有阳气发动,这次从后面上去,没有前面厉害,很轻微,自脊椎暖气一直往上走,直到背部,不知此处曾受何伤,痛了两下,如刀插似的,很痛快地往上走,但并未如所希望的走这儿(手势)下来,又分两条线到这儿(手势)扒住。在同时,前面的这股气又回来了,就这么整个两股气在这儿两边扒住了,虽然我在这儿说话,气还是在这儿扒住的。师云:你慢慢地说,还是以功夫为主,说话不要紧。
  刘女士:是的,但我还不知道这个究竟是什么东西,因为和老师、文光所说的都不同,但也很高兴,因为就是这一处喉头,冲了约四五年皆未冲过去,现在总算冲过去了。气通过时,眼睛有很特别的感觉,这儿觉得发热,后面这两根筋跳,就跳过去了。没有文光听说那么困难,大概我这个还没有文光那样。后来暖气顺两腿弯这么下去到脚尖,恐怕这样维持了一个相当长的时间。此时突有一杂念动了,这当然是另外一段因缘。这杂念一起,定即没有了,突然间,好似根本没有过这么一回事似的,因为这一杂念之起,非常地难过,为了种种的因缘。我想,怎么办呢?我实在无能为力,回天乏术了,当时想,唯一可以帮忙的,只有从此戒杀,吃长素,立此愿后,即睡着了。今天一早起来,头一件事就是跪在菩萨前面,请菩萨印证戒杀,如果说这不杀生所生的功德,一切都回向加庇……
  师云:这个事情,见地功用配合为一,气脉明点拙火确有其事,像这个发暖,并非真的拙火。黄老注意还只是气的前奏,真正气脉全通,光明显现,无相中有相的光明显现,再凝结。其实密宗教人观想明点,是先用意造作了,意生的明点,是引它的,真正自性光明起来,再凝结就是真明点。所以一般所说的气脉、明点、拙火,只是名词而已,不是真东西。要将此明点再凝结了,混身十万八千毛孔,处处光明无不通才对。黄老你记得吧?我将曹文逸的《灵源大道歌》寄来,叫你研究所谓。蒸融关脉变筋骨,处处光明无不通”。此时才是真明点。再凝结,最后才生拙火。拙火是无相而有力。如果身上有一部发暖发热,即非拙火,此仍显教所云暖相的前奏。
  黄老居士问刘女士:我想请教你,你个人所感觉到的督脉发动上来时,是独一完整的,还是分散的?师云:对了,你们两个讨论讨论。刘女士:是整个儿上来。黄老居士:你督脉的气,冲到了头部以后,有没有转到腿部下面去?刘女士:没有。黄老居士:是的,我去年也是热力没有到腿下面去,后来就散掉了。我从前是跟屈老师学密宗的,他说拙火发动的时候,是有一点热力由中脉上来,不是一团上来。我在去年差不多阴历三月,四月的时候,一上坐,很大的热力就来了,后来逐渐退了,到八、九月时又来。刘女士:我和你这个有点不同。
  师云:你也用不着客气了。对了,我报告的参学经过,你们不是找不着其中的关键吗?这一段非常重要的话,在七天中灵光一晃就过去了。今天总算刘女士发愿吃长素,与黄老的钟撞一撞,把我提起来了,这也是文光好几年来想问的。说起来还是中国道家好,密宗并不是不好,但是只说到后面一部,道家则初步地比较完整些。密宗气脉之学,以三脉七轮为主,它的三脉,以人体来说,是平面的。三脉以中脉为主。在女子而言,发自海底——子宫部分;在男子而言,由海底——会阴穴,即肛门之前,睾丸之后的地方——(气机末梢到阳具龟头的顶端),一直上贯头顶(由发际横四指上去顶轮处),这叫中脉。旁边左脉由左睾丸上来,挨到中脉到头顶为左;脉。右脉由右睾丸上来,挨到中脉到头顶为右脉。这是三脉。至于七轮的“轮”者,并非轮盘,而指部位的代号,如现在西医所云“丛”一样,有一球、一堆之意。脐轮部分,六十四根支脉向上,如倒撑雨伞一样向上仰的。心轮八根支脉,如撑开雨伞一样,向下的。如双叠宝盖形,这是下层。喉轮十六根脉如雨伞向上仰,顶轮三十二根脉如雨伞向下,如双叠宝盖形的上一层。这四轮形如两重宝盖。在道家则以仄颈葫芦来表示。虽说四轮,其实一共七轮,除此外,再加眉间轮、海底轮与顶轮之上的梵穴轮,共称三脉七轮。先修气,然后修脉、修明点、修拙火而成就,即身转成虹霓之身,认为即是报身圆满的修法。道家则不同,说奇经八脉,督脉自脊背后面上来,任脉从前面下去,其他脉不说,这两根脉前后都有三关,故说前三关、后三关。后三关由尾间、夹脊、至玉枕。玉枕关在后脑骨部分。顶轮和梵穴轮名称与密宗不同,在道家叫做泥丸宫(泥洹宫)。浑然入定,即由于此一脉轮打开之故,针灸医家谓之百会穴。至于任脉的前三关,由前面眉心第一关下十二重楼(即喉咙),再到膻中(即两乳中间处),这是第二关。再下为下丹田。这是前三关。其他横于腰者为带脉。加上阴蹻、阳蹻、阴维、阳维这四脉,统称奇经八脉。
  何以密宗和道家不同?再说二家皆彼此不能融会,不是理论功夫不全,就是性功命功不全。难道学道家的人体和学密宗的人体,根本上两样吗?(一笑)。其实道家也说左右脉,不过换一名词说。道家都用隐语,所谓左青龙、右白虎,前朱雀、后玄武。前朱雀就是任脉,主血分,女人尤为重要;后玄武就是督脉,主气分,男人尤为重要。故道家与密宗的气脉之说,各有千秋,而且道家与医理的十二经脉连贯配合,更切实际。
  真正气脉发动时,不拘何家,必是任督二脉先通,再来才是左右二脉通。有一派说,前后任督脉通是小周天,谓之河车运转;左右二脉都通,是大周天,此时肺部的呼吸已很轻微,等于没有。其实,真正气脉大通的时候,已经忘身而无感受,可以到达“天地同根,万物合一”的境界。从此,最后才谈得到拙火、灵力。现在很多人都以为暖气即是拙火,实在无法理喻。放眼观当今之士,没有一个真能发动拙火的,但是你告诉他,他都不信。这一段是非常重要的,文光好久就想问,现在无意间想起来了。
  黄老居士:我想再补充一段,记得刚入关的时候,奇奇怪怪的事情多得很,但是后来久了,也就司空见惯了。老师也曾经说过,不论如何,身上暖总是好的,我们身体内部的筋骨,如果烧干后,即易于保持;无论什么,如果是潮湿的,都不易保持。好像冬天的腊肉一样,把它晒干风干了,即不易坏的道理是一样的,所以暖非常要紧。我这个暖保持了好几个月。
  但是,最大的毛病就是心脏跳得很厉害,我很怕,因为我年龄太大了,不敢勉强,所以末了还是住了医院,打了针,后来就没有了。但是里面到底有没有,虽然没感觉,但是也不一定说没有。也许因为像前面所说的就如小学生初入学校,对什么都感觉新鲜,气脉也如此,可是久而久之,司空见惯,反而不觉得了。不过我自己感到一件事很奇妙,我现在热力非常之大,就像我现在坐的垫子上面,还要另加一个席子,而且纵然天气那么冷;但我在枕头上,还得另加一个席子……
  师云:你们没有注意到,前几天那么冷,我们大家穿棉袍还觉得冷,而老头子这几天都是单衣、单衫,飘啊飘的飘黄老居士:我现在还是一条单裤,可见里面还是有火,也许就是老师所说,是不知不觉的。不知道对不对,还要请老师明白开示的。师云:你这一段补充得很对,但你现在还不是真拙火,照此修持下去,总有一天,还会进一步发动。现在以医药制身,对修持拙火而言,是妨碍的。药物对常人生命,是对的,但对修持来说,虽然有时可治好病,偶然有点帮助。却将真阳之气,拙火也堵住了。你现在还未到真充满时,此其一。但功力是有的,譬如冬天不怕冷,这并非造作,是觉得真热得很,如前几天那么冷,你还穿夹袍,也可穿单衫。但是你现在鼻子声音,仍有虚火,发炎之象……
  黄老居士:这两天是伤风。师云:不管伤风不伤风,你前两天没有伤风时,也有虚火,伤风只是更加重一些,即因真阳之气未归元,所以“相火”外行。你眼睛素来的习惯是眨呀眨呀的,如果气脉通到顶轮、眉间轮,眼睛也会
  定了。像你这样,气脉以后还是会发动,以后还会变,因为现在刚发动,两腿发软,只是初步,还不算真正开始发。所以一般修行人,尤其像这位住山的法师,都应注意。纵然定住,一坐能一两天不下坐,其实里面不过空架子,譬如一间房子,里面没有人住,即所谓的“枯木倚寒岩,山中无暖气”是枯禅。所以我这几天借用张紫阳真人的话提起你的注意“鼎内若无真种子,犹将水火煮空铛”。炉火煮空锅子,只有水在滚,什么都没有,乃至许多人连水都没有,干烧而已。很多修行人拚命用功,但只是干烧,或静坐着一坐数小时都不错,但在性地上既未明心,在命功上又无真东西。当然,静极了,总有些感觉,即以为任督二脉已通,但都不是真的,真正通时,真如老子所云“专气致柔,能婴儿乎”,一身骨头柔和极了,柔极软化。身心完全返回到婴儿初生一百天以内的状态,此即菩萨内触妙乐之时。
  刘女士:刚才这一段时间又和前一段时间不同了,不是一片的气,而是一股股的气向上走,犹如火车一样。师云:不是火车,是道家所说的河车。刘女士:是的,我的意思是真如火车一样咕嘟咕嘟地往上走路似的。师云:所以我说女人要修起来快得很,女人就是不易发慧,像她这人比较特别,既有定又聪明,所以我叫她发大愿,否则修成了干什么?你们不是听说她五年前学佛听经,才见到一点点影子,额前就突然长了一块半月形的骨头,所以说女人再加上慧力就不得了,可惜,般若实相之慧到底太难。明点生起妙有时,懂此窍妙的人,在定中有时要将身心的根尘作用,完全与明点合一,然后身心一概不管,即是将身心投入明点。当然这个万法的自性,能生起明点的“这个”,姑且不去管它,然后可以转化明点,与拙火灵能配合,入意生身境界。这样真懂了此理,观察、参详透彻,定住明点,身上的气机走动也可以不管它,只守到这一点,如鸡之抱卵,如龙之护珠,浑浑沌沌的样子。这样,六根和六识一概不起外用,灵明自在的本性只守住这一点光明——姑且暂用这个名词。此时如有呼吸往来的感觉,是身识余习,不去管它,只定住在此点上。
  功用到了此步,可以使身心二者解脱分开,不到者不能乱弄,只是能者,渐渐体会,身与心硬是可以解脱,解开的,解去身体的束缚。小乘人或有些外道学者,便到此为止。未到此地步,而打坐修持用功者,身心不能分开,此即所谓鬼家活计,都是懵懵懂懂在弄。
  但能心一境性,由初禅境界的定生喜乐,有时要它定,有时要它动,以这个动功,帮助色身气脉的打通。有人久有定力,可以一下子就通中脉,但身体弱而衰败者,必须走动静相因的路子才能相应。修明点时,也要不紧不慢,若存若忘,有时连明点也不管,寂然不动,空空洞洞的一念不生,明点、拙火更易生起。有时则不要让它空了。所以说要自己知道调配,老师、甚至佛,都没有办法帮你调整,没有办法帮修,只告诉你原理,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。调配在道家谓之火候,火太大或太小都不行,在你自己运用成熟。“开口神气散,意动火功寒。”意一动则火的功力就寒了,必须意不动,专精心一境性,才能得定。一散乱,明点散了,不存在,火功就冷却,所以说:“鼎内若无真种子,犹将水火煮空铛。”
  这些有为法的修为道理靠诸位自己,我想起就说,想不起就没办法。这次不是打七,因为各种因素,触动各种因缘,想利用各种方法,确确实实,恳恳切切地讲给你们听。当然,后面还有大事,将来如有机缘再说。今后修行努力,在各人自己。还有什么要检讨或要问的没有?上午还有一会儿,这个法会就要结束了。杨管老:心一境性是不是就是本来面目的如如不动呢?师云:这是两回事,心一境性,定生喜乐是禅定。九次第定与大乘愿力配合,即十地菩萨境界;如只落在小乘境界,即罗汉果位。真到如如之地,其中也有心一境性的作用,如真见到真如,如如不动,则岂但心一境性,初禅、二禅、三禅、四禅,直到九次第定,皆在其中矣。自性本自具足。所以心一境性不能说即如如不动;但如如不动,则自然有心一境性的作用,不能混为一谈。如如不动之真如自性,可概括九次第定及菩萨十地,乃至菩萨五十二位,乃至三藏十二部,六度万行;而心一境性不能概括如如不动,其中归纳分析,必须要弄清楚,此乃般若智慧。般若真智,是靠大乘六度的前五度一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禅定来配合的。功德不能圆满,般若真智万难成就。
  总之,修禅是学佛的一种法门,顿悟、渐修,也都是学佛法门的一种方便,福德资粮——前五度行持不具足;智慧资粮——般若实相不具足,都不能成就。切记禅门古德两句不易的名言:“实际理地,不染一尘;万行门中,不舍一法。”由此把稳修持,必可归家稳坐。此会已经圆满结束。诸位还我话头来。我还是还我原样,依然凡夫俗子,不必再冒牌了。(一笑下座)
  
我常随顺诸众生,尽于未来一切劫,恒修普贤广大行,圆满无上大菩提。
平平淡淡做人,老老实实修行
离线蓝色爱
只看该作者 117 发表于: 2012-03-02
末学用了搬家法,将此部电子书全部搬来供养各位。
感恩南师,感恩善知识
顶礼南师
南无本师释迦牟佛
南无十方三世一切诸佛
南无十方三世一切人师子
顶礼十方三世一切众生
我常随顺诸众生,尽于未来一切劫,恒修普贤广大行,圆满无上大菩提。
平平淡淡做人,老老实实修行
离线一汀烟雨
只看该作者 118 发表于: 2016-03-13
我也来顶一下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