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11050阅读
  • 2回复

《禅观正脉研究》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梦海星空
 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 发表于: 2012-01-03
公案三生白骨禅
---禅观正脉研究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古往今来,多少世间人梦寐以求出世间的妙法。地不分东西南北,人不论男女老幼,正如古人所说:“学道者如牛毛,成道者如麟角。”实在一点不假。禅宗三祖僧璨大师的“信心铭”说:“至道无难,惟嫌拣择。”虽然人人都知道大道原本平凡,平常心即是道,但却因拣择无难中的难处,迷惑了多少人群,千山万水,跋涉种种艰难辛苦而求道求法,结果还是零落归山丘,依然白骨扬尘,虚诳终生。

自西元一九七七年初开始,到西元一九七九年底,怀师再度闭关,三年期满。于出关前夕,因某法师的至诚启请法要,师即一笑提笔,写了明代诗人唐寅的一句诗:“公案三生白骨禅”作为答案。看了让人一头雾水,更为茫然。

可惜读书不多,为了追踪根源,查出唐伯虎的这首全律,原是:

怅怅莫怪少时年,百丈游丝易惹牵。

何岁逢春不惆怅,何处逢情不可怜。

杜曲梨花杯上雪,潮陵芳草梦中烟。

前程两袖黄金泪,公案三生白骨禅。

老后思量应不悔,衲衣持钵院门前。

在唐伯虎这首诗里,当然找不出佛法与道妙。只是看到文人的锦心绣口,妙笔生花的文字游戏而已。

然而文字般若,亦非容易。虽然说诗文只是雕虫小技,但要仔细推敲,以积学太浅来说,也颇费一番精神。唐伯虎为什么说到“灞陵芳草”?为什么说到“衲衣持钵”?又要碰上追踪典故的麻烦了。至于“前程两袖黄金泪”,还可推测而知他受宁王宸濠迫害的历史掌故。但“公案三生白骨禅”,与他又有何干?为了“衲衣持钵”,又想到要修道成道而必须出家为头陀云云。

再念及苏东坡答道元佛印禅师的诗:

瘦骨难支玉带围,钝根仍落箭锋机。

欲教乞食歌姬院,犹胜云山补衲衣。

谈了苏诗,仍然不得着落,为了“乞食歌姬院”的故事,还须追寻李唐后主时代韩熙载政治逃难的掌故,愈来愈麻烦。先不说佛法道妙,只从“书到用时方恨少”的角度来讲,还不如干脆请教怀师,接受一番教训比较省力。结果师说:用心在寻章摘句以求道妙,总是多余,不如用志不分,勤求佛法为是!虽蒙慈悲解说这两首诗的内涵,仍然谆谆告诫不可从文字上求。于是蒙师再为说“禅秘要法”不净观、白骨观等,贯通三乘修法的奥妙。

首先师设三问:

读大小乘经律的记载,当世尊住世,所谓正法时期,何以出家众的僧尼,及在家修士,大多数能立地证果,甚之悟道。所以者何?

读东汉以后的佛教史料,包括《高僧传》初集,《比丘尼传》等。当佛经三藏教法,尚未普遍传人时,中国初期出家众的僧尼及一般修学者,由禅观修持而得证果,颇不乏人。自智者大师创立天台宗教义以后,再加达摩大师东来传授禅宗心印,直至初唐,单传一脉而至六祖,禅道普行。又有玄奖大师译出大小乘经藏,十宗昌盛。从此以后,明理者多,实证者少。甚之,每下愈况,愈来愈差,乃至统统流于口头禅,皮相佛,所以者何?

由持斋吃素而到念佛生西。或观心参禅,而到追求秘密宗乘的修法。甚之,转入丹道,如宋释(薛)道光改学丹道南宗。无论禅净律密,各宗各派,纷纷离情绝俗,号称专修者多如过江之鲫,而确得悟真证果者,寥若晨星。所以者何?

经此三问,寻思至再,犹始终不得要领。

师云:无他。正以好高骛远,足跟自不点地,不从平常心入道而已。且师常言:“最初的,即是最后的。最平凡的,即是最高深的。”列子说:“大道以多歧亡羊,学者以多方丧生。”如此而已。

师复云:当以经律中世尊初传法藏,从四念处入门以至三十七菩提道品。寻绎鸠摩罗什法师所传译之“禅秘要法”中所蕴藏“不净观”、“白骨观”的秘密,贯而通之,神而明之,依教奉行,虔诚制心而修证之,足以尽大小乘密藏的道妙。何须心外求法,向外驰驱。

讲到“不净观”与“白骨观”等的基本佛法,固皆人人尽知,而人人未以为然,更启疑窦,因进而请师再为慈悲开示。师即默然良久,嘱取“禅秘要法”原译,详为开示如次:

「有时且念十方佛」,起有相念佛之心,必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;「无事闲观一片心」,是无相境界,是禅。这是禅净双修。如此有相无相「入于平等」,没有矛盾对立,那就是入不二法门。 《维摩诘的花雨满天》
离线梦海星空
只看该作者 1 发表于: 2012-01-03
实修禅观的证验公案
---禅观正脉研究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时间:世尊住世时期。

所在地点:王舍城、迦兰陀竹园。

与会圣众:舍利弗、大目犍连、摩诃迦叶、摩诃迦旃延与五百声闻罗汉,及千二百五十常随众等。

主请修法者:王舍城中一位比丘,摩诃迦絺罗难陀。

性格:生来聪明多智,博通印度传统文化的宗教哲学、婆罗门教理。诸如四毗陀论、违世羁经、道术方书、天文与阴阳术数等学,并及一切世间技艺,无所不能。

但出家以来,经历多年,于佛法味,独不得尝。

正当世尊入深密禅定,默然不语时,迦絺罗难陀前来请示修法。见佛人定,便转到智慧第一的舍利弗面前,请求说法。舍利弗于是为他解释苦、集、灭、道——四谛法门的义理,反复分析四谛的精辟道理。他听了七遍,始终不悟,总是无法生起正信。

跟着又转而请教五百圣众的得道罗汉。他们又同样的为迦絺罗难陀反覆解说四圣谛法门七遍。仍然不悟。

恰好世尊出定。因此,他又回转身来,请求世尊开示法要。世尊又为他重演四谛法门,反复深入地讲了七遍,结果还是无动于衷。

此时在旁边随缘听讲的五百天子,如法听习,因而得入初果须陀洹的道果,赞叹备至,以天华供养,作为报谢。惹得迦絺罗难陀心怀惭愧,默默无言,全身投地,再度拜倒佛前以求忏悔,痛哭悲涕不已。引得旁边站立的阿难尊者,深为感伤,挺身而出,叉手礼佛,进而问道:迦絺罗比丘,聪明多智,又多才多艺,何以如此至诚求佛修法,反而不得要领,不能证得法要?

世尊听了阿难所问,莞尔微笑,口出五色样光,绕佛七匝,再从顶门还入。然后说出迦絺罗难陀的三生公案:

往昔久远劫来,当燃灯佛(也正是为释迎文佛印证授记的古佛。事迹见于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中世尊自说因缘。)——出世的时代,有一比丘,名阿纯难陀,聪明多智。正因为他自持聪明多智,既骄傲,又我慢——见多识广,多思多虑,怀疑不定。因此,自以为是,放逸不羁,不肯脚踏实地,专一勤修——观身不净、观受是苦、观心无常、观法无我的四念处法。

因为聪明多智、骄慢、放逸的重大结习,累积成为果报,身坏命终,反而堕于黑暗无明地狱。经过长劫,从黑暗地狱出,转生于极其傲慢狂妄的龙、象之类,达一千生之久。但他在此旁生中,五百生中,常作龙王,五百生中,常作象王——凡具骄暴之气的各类王者,大多有此难消结习。千生之难满,因宿习曾根种性的恢复,便舍此畜生道身,又转生为人,出家持戒。因此功德,复得生为天人。享尽天福命终,再来人间。

他因秉受有多劫以前的聪明多智,以及读诵钻研三藏经文的种性,所以今生值佛教化,乐于研究。但因多生放逸不羁的结习,心多散乱,不能诚信,不肯脚踏实地,勤修四念处法,所以今生仍然不能觉悟。

迦絺罗难陀跟著阿难尊者,听佛说到这里,立刻就从地上起立,长跪佛前,请求世尊教导他如何专心系念一缘的方法。

世尊便对阿难与迦絺罗难陀说:

谛听!谛听!善思念之。难得你今天来问我,如何才能灭除心中乱想的心贼。这是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三世诸佛对治烦恼的法药,同时也是关闭一切诸放逸门的甘露正法。现在我将普为人天开讲八正道——正见、正思惟、正语、正业、正命、正精进、正念、正定。但愿你好好谛观心法,不要再散乱、放逸。

正当世尊说到此处,当时在场的五十位大比丘,同时请托阿难尊者转求世尊,准许随学如何能不放逸的修法。

世尊便说:我现在不但为迦絺罗难陀以及与会等大众,说此法要,同时也为将来那些懈怠放逸的修行人,说此专一系念法门。并且转对迦絺罗难陀说:你这次听受我法,慎莫忘失。从现在开始,应老老实实专修出世的沙门法。
「有时且念十方佛」,起有相念佛之心,必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;「无事闲观一片心」,是无相境界,是禅。这是禅净双修。如此有相无相「入于平等」,没有矛盾对立,那就是入不二法门。 《维摩诘的花雨满天》
离线梦海星空
只看该作者 2 发表于: 2012-01-03
初修专一系念法
---禅观正脉研究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所谓专修出世的沙门法,应当独居静处,铺好尼师坛(即坐具),整齐衣服,或披服袈裟,端身正坐,左手放在右手上,两大拇指舒适相拄。闭目,舌抵上腭,摄心凝神,使自安住,不至散乱。

【此处所用手印,亦可同禅定三昧正印,右手放在左手上,两大拇指舒适相拄——七支跏跌坐法。此法随处可见,不另详说。】

【安坐澄心以后,应当观察默念:“崇高必至堕落,积聚必有消散,缘会终须别离,有命咸归于死。”世间无常,必归死寂的死观。】

一.然后意念返视,系念在左脚大拇指上,谛观左脚的大拇指前半节,如死后初起溃烂,生了脓胞那样地去想象。

二.专念谛观左脚大拇指的脓胞溃烂,化成脓水,露出了非常白净的骨头,放着白色的光芒。

三.返观意想中,既见白骨、白光以后,再依次使整个大拇指的肉,分裂开来,见到大拇指节的全节白骨,绽放白光。

世尊说到这里,便对迦絺罗难陀说:如此观想,便是专一系念的法门,你去好自修为。

迦絺罗难陀听佛如此说法,非常欢喜,便去依教奉行。

他依佛所教,不敢妄作聪明,再自散乱。先从左脚大拇指作白骨白光的观想。观想成就之后,再观第二个脚指,也成就了白骨白光想象。再现第三脚指,到了第三脚指的白骨白光观想成就之后,心量逐渐扩大,就可同时观起五个脚指的白骨白光,一时俱现。左脚观成,再观右脚,也是同样如此,然后就把心念定止在这五节白骨上,使得心念不再乱跑。如果杂思乱想又起伏波动的话,就再摄心凝神,再归到当初观想大拇指前半节的境相,一步一步重新观想。

只要大拇指前半节的观想成就了,全身自然柔软温暖,从心胸部位以下,会有暖热的感觉,到了此时,有此象征,就可达到系心住的境界了。

【这也就是通说小止观得初住止境。】
「有时且念十方佛」,起有相念佛之心,必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;「无事闲观一片心」,是无相境界,是禅。这是禅净双修。如此有相无相「入于平等」,没有矛盾对立,那就是入不二法门。 《维摩诘的花雨满天》